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湖北30选5奖池查询|
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最高人民法院第18批指导性案例

2018-6-28 16:42|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将于欢故意伤害案?#20154;?#20010;案例(指导案例93-96号),作为第18批指导 ...

 

法〔2018〕164号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发布第18批指导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将于欢故意伤害案?#20154;?#20010;案例(指导案例93-96号),作为第18批指导性案例发布,供在审判类似案件时参照。

 

最高人民法院

2018年6月20日


指导案例93号

于欢故意伤害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6月20日发布)


关键词

刑事/故意伤害罪/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正当防卫/防卫过当

 

裁判要点

1.对正在进行的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不法侵害?#20445;?#21487;以进行正当防卫。

2.对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并伴有侮辱、轻微殴打的行为,不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29616;?#21361;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3.判断防卫是否过当,应当综合考虑不法侵害的性?#30465;?#25163;段、强度、危害程度,以及防卫行为的性?#30465;?#26102;机、手段、强度、所处环境?#36864;?#23475;后果等情节。对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并伴有侮辱、轻微殴打,且并不十分紧迫的不法侵害,进行防卫致人死亡重伤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的“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4.防卫过当案件,如系因被害人实施?#29616;?#36140;损他人人格尊严或者亵渎人伦的不法侵害引发的,量刑时对此应予充分考虑,以确保司法裁判既经得起法律检验,也符合社会公平正义观念。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0条

 

基本案情

被告人于欢的母亲苏某在山东省冠县工业园区经营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源大公司),于欢系该公司员工。2014年7月28日,苏某及其丈夫于某1向吴某、赵某1借款100万元,双方口头?#32423;?#26376;息10%。至2015年10月20日,苏某?#24067;?#36824;款154万元。其间,吴某、赵某1因苏某还款不及时,曾指使被害人郭某1等人采取在源大公?#22659;?#26842;内驻扎、在办公楼前支锅做饭等方式催债。2015年11月1日,苏某、于某1再向吴某、赵某1借款35万元。其中10万元,双方口头?#32423;?#26376;息10%;另外25万元,通过签订房屋买卖?#36132;?#29992;于某1名下的一套住房作为抵押,双方?#32423;?#22914;逾期还款,则将该住房过户给赵某1。2015年11月2日至2016年1月6日,苏某?#24067;?#21521;赵某1还款29.8万元。吴某、赵某1认为该29.8万元属于偿还第一笔100万元借款的利息,而苏某夫妇认为是用于偿还第二笔借款。吴某、赵某1多次催促苏某夫妇继续还款或办理住房过户手续,但苏某夫妇未再还款,?#21442;?#21150;理住房过户。

2016年4月1日,赵某1与被害人杜某2、郭某1等人将于某1上述住房的门锁更换并强行入住,苏某报警。赵某1出示房屋买卖?#36132;?#27665;警调解后离去。同月13日上午,吴某、赵某1与杜某2、郭某1、杜某7等人将上述住房内的物品搬出,苏某报警。民警处警时,吴某称系房屋买卖纠纷,民警告知双方协商或通过诉?#36758;?#20915;。民警离开后,吴某责骂苏某,并将苏某头部按入座便器接近水面位置。当日下午,赵某1等人将上述住房内物品搬至源大公司门口。其间,苏某、于某1多次拨打市长?#35748;?#27714;助。当晚,于某1通过他人调解,与吴某达成口头协议,?#32423;?#27425;日将住房过户给赵某1,此后再付30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即全部结清。

4月14日,于某1、苏某未去办理住房过户手续。当日16时许,赵某1纠集郭某2、郭某1、苗某、张某3到源大公司讨债。为?#19994;?#20110;某1、苏某,郭某1报警称源大公司私刻财务章。民警到达源大公司后,苏某与赵某1等人因还款纠纷发生争吵。民警告知双方协商解决或到法院起诉后离开。李某3接赵某1电话后,伙同么某、张某2和被害人严某、程某到达源大公司。赵某1等人先后在办公楼前呼喊,在财务室内、餐厅外盯守,在办公楼门厅外烧烤、饮酒,催促苏某还款。其间,赵某1、苗某离开。20时许,杜某2、杜某7?#31995;?#28304;大公司,与李某3等人一起饮酒。20时48分,苏某按郭某1要求到办公楼一楼接待室,于欢及公司员工张某1、马某陪同。21时53分,杜某2等人进入接待室讨债,将苏某、于欢的手机收走放在办公桌上。杜某2用污秽言语辱骂苏某、于欢及其家人,将烟头弹到苏某胸前衣服上,将裤子?#25163;?#22823;腿处裸?#26029;?#20307;,朝坐在沙发上的苏某等人左右转动身体。在马某、李某3劝阻下,杜某2穿?#27599;?#23376;,又?#20005;?#20110;欢的鞋让苏某闻,被苏某打掉。杜某2还用手拍打于欢面颊,其他讨债人员实施?#21496;?#25235;于欢头发或按压于欢肩部不准其起身等行为。22时07分,公司员工刘某打电话报警。22时17分,民警朱某带领辅警?#25991;场?#37101;某3到达源大公司接待室了解情况,苏某和于欢指认杜某2殴打于欢,杜某2等人否认并称系讨债。22时22分,朱某警告双方不能打架,然后带领辅警到院内寻找报警人,并给值班民警徐某打电话通报警情。于欢、苏某想随民警离开接待室,杜某2等人阻拦,并强迫于欢坐下,于欢拒绝。杜某2等人卡于欢颈部,将于欢推拉至接待室东?#36758;恰?#20110;欢持刃长15.3厘米的单刃尖刀,警告杜某2等人不要靠近。杜某2出言挑衅并?#24179;?#20110;欢,于欢遂捅刺杜某2?#20849;?#19968;刀,又捅刺围逼在其身边的程某胸部、严某?#20849;俊?#37101;某1背部各一刀。22时26分,辅警闻声返回接待室。经辅警连续责令,于欢交出尖刀。杜某2?#20154;?#20154;受伤后,?#27426;?#26576;7等人驾车送至冠县人民医院救治。次日2时18分,杜某2经抢救无效,因?#20849;?#25439;伤造成肝固有动脉裂伤?#26696;?#21491;叶创伤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严某、郭某1的损伤均构成重伤二级,程某的损伤构成轻伤二级。

 

裁判结果

山东省?#26576;?#24066;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7日作出(2016)鲁15?#22363;?3?#21028;?#20107;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附带民事原告人经济损失。

宣判后,被告人于欢及部分原审附带民事诉?#26174;?#21578;人不服,?#30452;?#25552;出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7年6月23日作出(2017)鲁?#35752;?51?#21028;?#20107;附带民事判决:驳回附带民事上诉,维持原判附带民事部分;撤销原判刑事部分,以故意伤害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于欢?#20540;?#25413;刺杜某2?#20154;?#20154;,属于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其防卫行为造成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一人轻伤的?#29616;?#21518;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负刑事责任。鉴于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于欢归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罪行,且被害方有以恶劣手段侮辱于欢之母的?#29616;?#36807;错等情节,对于欢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原判认定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事实不全面,部分刑事判项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遂依法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

本案在法律适用方面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于欢的捅刺行为性质,即是否具有防卫性、是否属于特殊防卫、是否属于防卫过当?#27426;?#26159;如何定罪处罚。

一、关于于欢的捅刺行为性质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32602;?#20197;?#24405;?#31216;《刑法?#32602;?#31532;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20260;?#23475;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由此可见,成立正当防卫必须同时具备以下五项条件:一是防卫起因,不法侵害现实存在。不法侵害是指违背法律的侵袭?#36864;?#23475;,既包括犯罪行为,又包括一般违法行为;既包括侵害人身权利的行为,又包括侵犯财产及其他权利的行为。二是防卫时间,不法侵害正在进行。正在进行是指不法侵害已经开始并且尚未结束的这段时期。对尚未开始或已经结束的不法侵害,不能进行防卫,否则即是防卫不适时。三是防卫对象,即针对不法侵害者本人。正当防卫的对象只能是不法侵害人本人,不能对不法侵害人之外的人实施防卫行为。在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场合,共同侵害具有整体性,可对每一个共同侵害人进行正当防卫。四是防卫意图,出于制止不法侵害的目的,有防卫认识和意志。五是防卫限度,尚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这就是说正当防卫的成立条件包括客观条件、主观条件和限度条件。客观条件和主观条件是定性条件,确定了正当防卫“正”的性质和前提条件,不符合这些条件的不是正当防卫;限度条件是定量条件,确定了正当防卫“当”的要求和合理限度,不符合该条件的虽然仍有防卫性质,但不是正当防卫,属于防卫过当。防卫过当行为具有防卫的前提条件和制止不法侵害的目的,只是在制止不法侵害过?#35752;校?#27809;有合理控制防卫行为的强度,明显超过正当防卫必要限度,并造成不应有的重大损害后果,从而转化为有害于社会的违法犯罪行为。根据本案认定的事实、证据和我国刑法有关规定,于欢的捅刺行为虽然具有防卫性,但属于防卫过当。

首先,于欢的捅刺行为具有防卫性。案发当时杜某2等人对于欢、苏某?#20013;?#23454;施着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行为,并伴有侮辱人格和对于欢推搡、拍打等行为;民警到达现场后,于欢?#36864;?#26576;想随民警走出接待室时,杜某2等人阻止二人离开,并对于欢实施推拉、围堵等行为,在于欢?#20540;?#35686;告时仍出言挑衅并?#24179;?#23454;施正当防卫所要求的不法侵害客观存在并正在进行;于欢是在人身自由受到违法侵害、人身安全面临现实威胁的情况下?#20540;?#25413;刺,且捅刺的对象都是在其警告后仍向其靠近围逼的人。因此,可以认定其是为了使本人和其母亲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行为,具备正当防卫的客观和主观条件,具有防卫性?#30465;?/p>

其?#21361;?#20110;欢的捅刺行为不属于特殊防卫。《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20303;?#26432;人、抢劫、?#32771;欏?#32465;架以及其他?#29616;?#21361;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22791;?#25454;这一规定,特殊防卫的适用前提条件是存在?#29616;?#21361;及本人或他人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本案中,虽?#27426;?#26576;2等人对于欢母子实施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侮辱、轻微殴打等人身侵害行为,但这些不法侵害不是?#29616;?#21361;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其一,杜某2等人实施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侮辱等不法侵害行为,虽然侵犯了于欢母子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合法权益,但并不具有?#29616;?#21361;及于欢母子人身安全的性质;其二,杜某2等人按肩膀、推拉等强制或者殴打行为,虽然让于欢母子的人身安全、身体健?#31561;?#36973;受了侵害,但这种不法侵害只是轻微的暴力侵犯,既不是针对生命权的不法侵害,又不是发生?#29616;?#20405;害于欢母子身体健?#31561;?#30340;情?#21361;?#22240;而不属于?#29616;?#21361;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其三,苏某、于某1系主动通过他人协调、担保,向吴某借贷,自愿接受吴某所提10%的月息。既不存在苏某、于某1被强?#35748;?#21556;某高息借贷的事实,又不存在吴某强?#20154;?#26576;、于某1借贷的事实,与司法解释以借贷为名采用暴力、胁迫手?#20301;?#21462;他人财物以抢劫罪论处的规定明显不符。可见杜某2等人实施的多种不法侵害行为,符合可以实施一般防卫行为的前提条件,但不具备实施特殊防卫的前提条件,故于欢的捅刺行为不属于特殊防卫。

最后,于欢的捅刺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21361;?#20294;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由此可见,防卫过当是在具备正当防卫客观和主观前提条件下,防卫反击明显超越必要限度,并造成致人重伤或死亡的过当结果。认定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20445;?#24212;当从不法侵害的性?#30465;?#25163;段、强度、危害程度,以及防卫行为的性?#30465;?#26102;机、手段、强度、所处环境?#36864;?#23475;后果等方面综合?#27835;?#21028;定。本案中,杜某2一方虽然人数较多,但其实施不法侵害的意图是给苏某夫妇施加压力以催讨债务,在催债过?#35752;?#26410;携带、使用任何器?#25285;?#22312;民警朱某等进入接待室前,杜某2一方对于欢母子实施的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侮辱和对于欢拍打面颊、揪抓头发等行为,其目的仍是逼?#20154;?#26576;夫妇尽快还款;在民警进入接待室时,双方没有发生激烈对峙和肢体冲突,当民警警告不能打架后,杜某2一方并无打架的言行;在民警走出接待室寻找报警人期间,于欢和讨债人员均可透过接待?#20063;?#29827;清晰看见停在院内的警车警灯?#20102;福?#24212;当知道民警并未离开;在于欢?#20540;?#35686;告不要逼过来时,杜某2等人虽有出言挑衅并向于欢围逼的行为,但并?#35789;?#26045;强?#19994;?#25915;击行为。因此,于欢面临的不法侵害并不紧迫和?#29616;兀?#32780;其却持刃长15.3厘米的单刃尖刀连续捅刺四人,致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一人轻伤,且其中一人?#24403;?#32972;后捅伤,故应当认定于欢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

二、关于定罪量刑

首先,关于定罪。本案中,于欢连续捅刺四人,但捅刺对象都是当时围逼在其身边的人,未对离其?#26174;?#30340;其他不法侵害人进行捅刺,对不法侵害人每人捅刺一刀,未对同一不法侵害人连续捅刺。可见,于欢的目的在于制止不法侵害并离开接待室,在案证据不能证实其具有?#38750;?#25110;放任致人死亡危害结果发生的故意,故于欢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但他为了?#38750;?#38450;卫效果的实现,对致多人伤亡的过当结果的发生持听之任之的态度,?#21387;?#25104;防卫过当情形下的故意伤害罪。认定于欢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既是严格司法的要求,又符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

其?#21361;?#20851;于量刑。《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21361;?#20294;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综合考虑本案防卫权益的性?#30465;?#38450;卫方法、防卫强度、防卫起因、损害后果、过当程度、所处环境等情节,对于欢应当减轻处罚。

被害方对引发本案具有?#29616;?#36807;错。本案案发前,吴某、赵某1指使杜某2等人实施过侮辱苏某、干扰源大公司生产经营等逼债行为,苏某多次报警,吴某等人的不法逼债行为并?#35789;?#25947;。案发当日,杜某2等人对于欢、苏某实施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侮辱及对于欢间有推搡、拍打、卡颈部等行为,于欢及其母亲苏某连日来多次遭受催逼、骚扰、侮辱,导致于欢实施防卫行为时难免带有?#24535;濉?#24868;怒等因素。尤其是杜某2裸?#26029;?#20307;侮辱苏某对引发本案有重大过错。案发当日,杜某2当着于欢之面公然?#26376;懵断?#20307;的方式侮辱其母亲苏某。虽然距于欢实施防卫行为已间隔?#32423;?#21313;分钟,但于欢捅刺杜某2等人时难免带有报复杜某2辱母的情绪,故杜某2裸?#26029;?#20307;侮辱苏某的行为是引发本案的重要因素,在刑罚裁?#21487;?#24212;当作为对于欢有利的情节重点考虑。

杜某2的辱母行为?#29616;?#36829;法、亵渎人伦,应当受到?#22836;?#21644;谴责,但于欢在民警?#24615;?#29616;场调查,警?#31561;?#22312;现场?#20102;妇?#28783;的情形下,为离开接待室摆脱围堵而?#20540;?#36830;续捅刺四人,致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一人轻伤,且其中一重伤者系于欢从背部捅刺,损害后果?#29616;兀页?#26460;某2以外,其他三人并?#35789;?#26045;侮辱于欢母亲的行为,其防卫行为造?#20260;?#23475;?#23545;?#22823;于其保护的合法权益,防卫明显过当。于欢及其母亲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但于欢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并造成多人伤亡?#29616;?#21518;果,超出法?#20260;?#23481;许的限度,依法也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防卫过当的,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如上所述,于欢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伤亡后果,减轻处罚依法应当在三至十年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鉴于于欢归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罪行,且被害方有以恶劣手段侮辱于欢之母的?#29616;?#36807;错等可以从轻处罚情节,综合考虑于欢犯罪的事实、性?#30465;?#24773;节和危害后果,遂判处于欢有期徒刑五年。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

吴靖、刘振会、王文兴)

 

指导案例94号

重庆市涪陵志大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诉

重庆市涪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6月20日发布)


关键词

行政/行政确认/视同工伤/见义勇为

 

裁判要点

职工见义勇为,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而受到伤害的,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为维护公共利益受到伤害的情?#21361;?#24212;当视同工伤。

 

相关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1款第2项

 

基本案情

罗?#31034;?#31995;重庆市涪陵志大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涪陵志大物业公司)保安。2011年12月24日,罗?#31034;?#22312;涪陵志大物业公司服务的?#35009;?#22253;小区上班(24小时值班)。8时30分左右,在兴华?#26032;?#23439;富大厦附近有人对一过往行人实施抢劫,罗?#31034;?#21548;到呼喊声后立即拦住抢劫者的去?#32602;?#35201;求其交出抢劫的物品,在与抢劫者搏斗的过?#35752;校?#19981;慎从22步台阶上摔倒在巷?#25318;?#35282;的平台上受伤。罗?#31034;?#20110;2012年6月12日向被告重庆市涪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24405;?#31216;涪陵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涪陵区人社局当?#24080;?#29702;后,于2012年6月13日向罗?#31034;?#21457;出《认定工伤中止通知书?#32602;?#35201;求罗?#31034;?#34917;充提交见义勇为的认定材料。2012年7月20日,罗?#31034;?#34917;充了见义勇为相关材料。涪陵区人社局核实后,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七项之规定,于2012年8月9日作出涪人社伤险认决字﹝2012﹞67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32602;?#35748;定罗?#31034;?#25152;受之伤属于因工受伤。涪陵志大物业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诉讼过?#35752;校?#28074;陵区人社局作出《撤销工伤认定决定书?#32602;?#24182;于2013年6月25日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涪人社伤险认决字﹝2013﹞52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32602;?#35748;定罗?#31034;?#21463;伤属于视同因工受伤。涪陵志大物业公司仍然不服,于2013年7月15日向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3年8月21日作出渝人社复决字﹝2013﹞12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32602;?#20104;以维持。涪陵志大物业公司认为涪陵区人社局的认定决定适用法律错误,罗?#31034;?#25152;受伤依法不应认定为工伤。遂诉至法院,请求判决撤销《认定工伤决定书?#32602;?#24182;责令被告重新作出认定。

另查明,重庆市涪陵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26376;奕示?#30340;行为进行了表彰,并做出了涪综治委发﹝2012﹞5号《关于表彰罗?#31034;?#21516;志见义勇为行为的通报》。

 

裁判结果

重庆市涪陵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23日作出(2013)涪法行初字第00077?#21028;?#25919;判决,驳回重庆市涪陵志大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涪人社伤险认决字﹝2013﹞52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裁判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涪陵区人社局是县级劳动行政主管部门,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具有受理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认定申请,并根据事实和法律作出是否工伤认定的行政管理职权。被告根据第三人罗?#31034;?#25552;供的重庆市涪陵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关于表彰罗?#31034;?#21516;志见义勇为行为的通报?#32602;?#35748;定罗?#31034;?#22312;见义勇为中受伤,事?#30331;?#26970;,证据充分。罗?#31034;?#19981;顾个人?#21442;?#19982;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既保护了他人的个人财产和生命安全,也维护了社会治安?#20995;潁?#24344;扬了社会正气。法律对于见义勇为,应当予以大力提倡和鼓励。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职工在抢?#31449;仍?#31561;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视同工伤。?#26412;?#27492;,虽然职工不是在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但其是在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也应当按照工伤处理。公民见义勇为,跟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与抢?#31449;仍?#19968;样,同样属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应当予以大力提倡和鼓励。因见义勇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而受到伤害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即视同工伤。

另外,《重庆市鼓励公民见义勇为条例》为重庆市地方性法规,其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进一步明确规定,见义勇为受伤视同工伤,享受工伤待遇。该条例上述规定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有助于最大限度地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最大限度地弘扬社会正气,在本案中应当予以适用。

综上,被告涪陵区人社局认定罗?#31034;?#21463;伤视同因工受伤,适用法律正确。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

刘芸、陈其娟、杨忠民)

 

指导案例95号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宣城龙首支行诉

宣?#21069;?#20896;贸易有限公司、江苏凯盛置业

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36132;?#32416;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6月20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金融借款?#36132;?担保/最高额抵押权

 

裁判要点

当事人另行达成协议将最高额抵押权设立前已经存在的债权转入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债权?#27573;В?#21482;要转入的债权数额仍在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即使未对该最高额抵押权办理变更登记手续,该最高额抵押权的效力仍然及于被转入的债权,但不得对第三人产生不利影响。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03条、第205条

 

基本案情

2012年4月20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宣城龙首支行(以?#24405;?#31216;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与宣?#21069;?#20896;贸易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柏冠公司)签订《小企业借款?#36132;罚级?#26575;冠公司向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借款300万元,借款期限为7个月,自?#23548;?#25552;款日起算,2012年11月1日还100万元,2012年11月17日还200万元。涉案?#36132;?#36824;对借款利?#30465;?#20445;证金等作了?#32423;ā?#21516;年4月24日,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向柏冠公司发放了上述借款。

2012年10月16日,江苏凯盛置业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凯盛公司)股东会决议决定,同意将该公司位于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江山大道118号-宿迁红?#24378;?#30427;国际家居广场(房号:B-201、产权证号?#26680;?#35947;字第201104767)房产,抵押与工行宣城龙首支行,用于亿荣达公司商户柏冠公司、闽航公司、航嘉公司、金亿达公司四户企业在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办理融?#23454;?#25276;,因此产生一切经济纠纷均由凯盛公?#22659;?#25285;。同年10月23日,凯盛公司向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出具一份房产抵押担保的?#20449;?#20989;,同意以上述房产为上述四户企业在工行宣城龙首支行融资提供抵押担保,并?#20449;等?#35813;四户企业不能按期履行工行宣城龙首支行的债务,上述抵押物在处置后的价值又不足以偿还全部债务,凯盛公司同意用其他财产偿?#25925;?#20313;债务。?#36152;信?#20989;及上述股东会决议均经凯盛公司全体股东签名及加?#24378;?#30427;公司公章。2012年10月24日,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与凯盛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36132;罚级?#20975;盛公司以宿房权证宿豫字第201104767号房地产权证项下?#32435;?#38138;为自2012年10月19日至2015年10月19日期间,在4000万元的最高余额内,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依据与柏冠公司、闽航公司、航嘉公司、金亿达公司签订的借款?#36132;?#31561;主?#36132;?#32780;享有对债务人的债权,无论该债权在上述期间届满时是否已到期,?#21442;?#35770;该债权是否在最高额抵押权设立之前已经产生,提供抵押担保,担保的?#27573;?#21253;括主债权本金、利息、实现债权的费用等。同日,双方对该抵押房产依法办理了抵押登记,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取得宿房他证宿豫第201204387号房地产他项权证。2012年11月3日,凯盛公司再次经过股东会决议,并同时向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出具房产抵押?#20449;?#20989;,股东会决议与?#20449;?#20989;的内容及签名盖章均与前述相同。当日,凯盛公司与工行宣城龙首支行签订《补充协议?#32602;?#26126;确双方签订的《最高额抵押?#36132;返?#20445;?#27573;?#21253;括2012年4月20日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与柏冠公司、闽航公司、航嘉公司和金亿达公司签订的四份贷款?#36132;?#39033;下的债权。

柏冠公司未按期偿还涉案借款,工行宣城龙首支行诉至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柏冠公?#22659;?#36824;借款本息及实现债权的费用,并要求凯盛公司以其抵押的宿房权证宿豫字第201104767号房地产权证项下的房地产承担抵押担保责任。

 

裁判结果

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10日作出(2013)宣中民二初字第00080号民事判决:一、柏冠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给付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借款本金300万元及利息。……四、如柏冠公司未在判决确定的期限内履行上述第一项给付义务,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以凯盛公司提供的宿房权证宿豫字第201104767号房地产权证项下的房产折价或者以拍卖、?#28174;?#35813;房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宣判后,凯盛公司以涉案《补充协议》?#32423;?#30340;事项未办理最高额抵押权变更登记为由,向?#19981;?#30465;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4年10月21日作出(2014)皖民二终字第0039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凯盛公司与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于2012年10月24日签订《最高额抵押?#36132;罚级?#20975;盛公司自愿以其名下的房产作为抵押物,自2012年10月19日至2015年10月19日期间,在4000万元的最高余额内,为柏冠公司在工行宣城龙首支行所借贷款本息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依法取得涉案房产的抵押权。2012年11月3日,凯盛公司与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又签订《补充协议?#32602;级?#21069;述最高额抵押?#36132;?#20013;述及抵押担保的主债权及于2012年4月20日工行宣城龙首支行与柏冠公司所签《小企业借款?#36132;?#39033;下的债权。该《补充协议》不仅有双方当事人的签?#25351;?#31456;,也与凯盛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及其出具的房产抵押担保?#20449;?#20989;相印证,故该《补充协议》应系凯盛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所?#32423;?#20869;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32602;?#20197;?#24405;?#31216;?#27573;?#26435;法?#32602;?#31532;二百零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并有效,其作为原最高额抵押?#36132;?#30340;组成部分,与原最高额抵押?#36132;?#20855;有同等法律效力。由此,本案所涉2012年4月20日《小企业借款?#36132;?#39033;下的债权已转入前述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最高额为4000万元的主债权?#27573;?#20869;。就该《补充协议》?#32423;?#20107;项,是否需要对前述最高额抵押权办理相应的变更登记手续,?#27573;?#26435;法》没有明确规定,应当结合最高额抵押权的特点及相关法律规定来判定。

根据?#27573;?#26435;法》第二百零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最高额抵押权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额有一个确定的最高额度限制,但?#23548;?#21457;生的债权额是不确定的?#27426;?#26159;最高额抵押权是对一定期间内将要连续发生的债权提供担保。由此,最高额抵押权设立时所担保的具体债权一般尚未确定,基于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27573;?#26435;法》第二百零三条第二款对前款作了但书规定,即?#24066;?#32463;当事人同意,将最高额抵押权设立前已经存在的债权转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债权?#27573;В?#20294;此并非重新设立最高额抵押权,也非?#27573;?#26435;法》第二百零五条 的最高额抵押权变更的内容。同理,根据《房屋登记办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当事人将最高额抵押权设立前已存在债权转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债权?#27573;В?#19981;是最高抵押权设立登记的他项权利证书及房屋登记簿的必要记载事项,故亦非应当申请最高额抵押权变更登记的法定情形。

本案中,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和凯盛公司仅是通过另行达成补充协议的方式,将上述最高额抵押权设立前已经存在的债权转入该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27573;?#20869;,转入?#32435;?#26696;债权数额仍在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4000万元最高债权额限度内,该转入的确定债权并非最高抵押权设立登记的他项权利证书及房屋登记簿的必要记载事项,在不会对其他抵押权人产生不利影响的前提下,对于该意思自治行为,应当予以尊重。此外,根据商事交易规则,法无禁止即可为,即在法律规定不明确时,不应?#32771;?#32473;市场交易主体准用严格交易规则的义务。况且,就涉案2012年4月20日借款?#36132;?#39033;下的债权转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债权?#27573;В?#20975;盛公司不仅形成了股东会决议,出具了房产抵押担保?#20449;?#20989;,且和工行宣城龙首支行达成了《补充协议?#32602;?#26126;确将已经存在?#32435;?#26696;借款转入前述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最高额为4000万元的主债权?#27573;?#20869;。现凯盛公司上诉认为该《补充协议》?#32423;?#20107;项必须办理最高额抵押权变更登记?#25293;?#35774;立抵押权,不仅缺乏法律依据,也有悖诚实信用原则。

综上,工行宣城龙首支行和凯盛公司达成《补充协议?#32602;?#23558;涉案2012年4月20日借款?#36132;?#39033;下的债权转入前述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主债权?#27573;?#20869;,虽未办理最高额抵押权变更登记,但最高额抵押权的效力仍然及于被转入?#32435;?#26696;借款?#36132;?#39033;下的债权。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

陶恒?#21360;?#29579;玉圣、马士鹏)

 

指导案例96号

宋文军诉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

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6月20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股东资格确认/初始章程/股权转让限制/回购

 

裁判要点

国有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其初始章程对股权转让进行限制,明确?#32423;?#20844;司回购条款,只要不违反公司法等法律强制性规定,可认定为有效。有限责任公司按照初始章程?#32423;ǎ?#25903;付合理对价回购股东股权,且通过转让给其他股东等方式进行合理处置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11条、第25条第2款、第35条、第74条

 

基本案情

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责任公司(以?#24405;?#31216;大华公司)成立于1990年4月5日。2004年5月,大华公司由国有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宋文军系大华公司员工,出资2万元成为大华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大华公司章程第三章“注册?#26102;?#21644;股份”第十四条规定“公司股权不向公司以外的任何团体和个人出售、转让。公司改制一年后,经董事会批准后可在公司内部赠予、转让和?#22363;小?#25345;股人死亡或退休经董事会批准后方可?#22363;小?#36716;?#27809;?#30001;企业收购,持股人若?#20405;啊?#35843;离或被辞退、解除劳动?#36132;?#30340;,人走?#38378;簦?#25152;持股份由企业收购……?#20445;?#31532;十三章“股东认为需要规定的其他事项”下第六十六条规定“本章程由全体股东共同认可,自公司设立之日起生效”。该公司章程经大华公司全体股东签名通过。2006年6月3日,宋文军向公司提出解除劳动?#36132;?#24182;申请退出其所持有的公司的2万元股份。2006年8月28日,经大华公司法定代表人赵?#27492;?#21516;意,宋文军领到退出?#23665;?#27454;2万元整。2007年1月8日,大华公司召开2006年度股东大会,大会应?#28966;?#19996;107人,实?#28966;?#19996;104人,代表股权占公司股份总数的93%,会议审议通过了宋文军、王培青、?#21363;?#22269;三位股东退股?#32435;?#35831;并决议“其?#23665;?#26242;由公司收购保管,不得参与红利分配”。后宋文军以大华公司的回购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未履行法定程序且公司法规定股东不得抽逃出资等,请求依法确认其具有大华公司的股东资格。

 

裁判结果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2014)碑民初字第01339号民事判决,判令:驳回原告宋文军要求确认其具有被告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之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宋文军提出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10日作出了(2014)西中民四终字第0027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终审宣判后,宋文军仍不服,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5日作出(2014)陕民二申字第00215号民事裁定,驳回宋文军的再审申请。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通过听取再审申请人宋文军的再审申请理由及被申请人大华公司的答辩意见,本案的焦点问题如下:1.大华公司的公司章?#35752;?#20851;于“人走?#38378;簟?#30340;规定,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32602;?#20197;?#24405;?#31216;《公司法?#32602;?#30340;禁止性规定,该章程是否有效;2.大华公司回购宋文军股权是否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大华公司是否构成抽逃出?#30465;?/p>

针对第一个焦点问题,首先,大华公司章程第十四条规定,“公司股权不向公司以外的任何团体和个人出售、转让。公司改制一年后,经董事会批准后可以公司内部赠与、转让和?#22363;小?#25345;股人死亡或退休经董事会批准后方可?#22363;小?#36716;?#27809;?#30001;企业收购,持股人若?#20405;啊?#35843;离或被辞退、解除劳动?#36132;?#30340;,人走?#38378;簦?#25152;持股份由企业收购。”依照《公司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的规定,有限公司章程系公司设立时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并对公司及全体股东产生约束力的规则性文件,宋文军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的行为,应视为其对前述规定的认可和同意,该章程对大华公司及宋文军均产生约束力。其?#21361;?#22522;于有限责任公司封?#25307;院?#20154;合性的特点,由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转让股权作出某些限制性规定,系公司自治的体现。在本案中,大华公司进行企业改制时,宋文军之所以成为大华公司的股东,其原因在于宋文军与大华公司具有劳动?#36132;?#20851;系,如果宋文军与大华公司没有建立劳动关系,宋文军则没有成为大华公司股东的可能性。同理,大华公司章程将是否与公司具有劳动?#36132;?#20851;系作为取得股东身份的依据继而作出“人走?#38378;簟?#30340;规定,符合有限责任公司封?#25307;院?#20154;合性的特点,亦系公司自治原则的体现,不违反公司法的禁止性规定。第三,大华公司章程第十四条关于股权转让的规定,属于对股东转让股权的限制性规定而非禁止性规定,宋文军依法转让股权的权利没有被公司章程所禁止,大华公司章程不存在侵害宋文军股权转让权利的情形。综上,本案一、二审法院均认定大华公司章程不违反《公司法》的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的结论正确,宋文军的这一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针对第二个焦点问题,《公司法》第七十四条所规定的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具有法定的行使条件,即只?#24615;凇?#20844;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三种情形下,异议股东有权要求公司回购其股权,对应的是公司是否应当履行回购异议股东股权的法定义务。而本案属于大华公司是否有权基于公司章程的?#32423;?#21450;与宋文军的合意而回购宋文军股权,对应的是大华公司是否具有回购宋文军股权的权利,二者性质不同,《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不能适用于本案。在本案中,宋文军于2006年6月3日向大华公司提出解除劳动?#36132;?#30003;请并于同?#24080;质欏?#36864;股申请?#32602;?#25552;出“本人要求全额退股,年终盈利与亏损与我无关?#20445;?#35813;《退股申请》应视为其真实意思表示。大华公司于2006年8月28日退还其全额?#23665;?#27454;2万元,并于2007年1月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宋文军等三位股东的退股申请,大华公司基于宋文军的退股申请,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回购宋文军的股权,程序并无不当。另外,《公司法》所规定的抽逃出?#39318;?#25351;公司股东抽逃其对于公司出资的行为,公司不能构成抽逃出资的主体,宋文军的这一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综上,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人宋文军的再审申请。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

吴强、逄东、张洁)

 

转自:法信


鲜花

?#24080;?/a>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26032;?#19977;段18号附19号
Email:
[email protected]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
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
中国股票指数期货发展 微信足彩群 2007年排列五走势图表 北京赛车pk10下载 新浪棋牌app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号码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控 上海时时乐APP计划 天易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