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湖北30选5奖池查询|
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巴中學生失蹤11年后回家 30萬死亡賠償金該不該還?

2018-5-28 11:31|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學生失蹤11年后突然回家,曾因“死亡”索賠校方的30萬該不該還? ◆人回來了,錢卻用完了,如果要返還這筆賠償金,將會是擺在這家人面前的難題。

 

◆學生失蹤11年后突然回家,曾因“死亡”索賠校方的30萬該不該還?

 

◆人回來了,錢卻用完了,如果要返還這筆賠償金,將會是擺在這家人面前的難題。

 

◆日前二審已經結束,雙方都在等待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結果。

 

案情時間軸

 

2003年6月

 

14歲的楊明在巴中市巴州區電子技術教育學校就讀

 

3個月后

 

被安排到深圳市某廠家實習

 

2005年初

 

楊明與家人最后一次通話后,突然失聯

 

2007年3月

 

深圳市公安局官田派出所進行了大量的調查和走訪工作,均未發現楊明下落

 

2010年7月13日

 

楊明父母楊青森、廖慶華向巴州區人民法院申請宣告楊明死亡

 

2011年9月13日

 

法院作出民事裁決書,宣告楊明死亡

 

2013年3月25日

 

法院判決邱文茂和楊菊珍賠償原告死亡賠償金286384元、精神損失費2萬元,共計306384元

 

2016年2月

 

楊菊珍證實楊明回到老家

 

2017年6月22日

 

法院撤銷楊明死亡的宣判

 

2018年3月5日

 

巴州區人民法院判決:廖慶華返還邱文茂和楊菊珍306384元,并賠償財產損失59556.6元。雙方不服,再次上訴

 

2018年5月18日

 

二審開庭,擇日宣判

 

一樁13年前的失蹤案,牽出了一場離奇的死亡賠償金官司。

 

2003年,巴中市巴州區電子技術教育學校學生楊明,被學校送往深圳一家電子廠實習;2005年初,楊明失聯;2011年,當地法院作出的民事裁決書宣告楊明死亡;2013年,學校賠償楊明父母30余萬元。

 

然而,30萬賠償款剛剛用完,楊明卻出現了!2016年初,失蹤11年、被法院宣判死亡的楊明,回到了家。得知楊明回家后,當初做出賠償的學校校長邱文茂和楊菊珍提出上訴,要求返還30余萬“死亡賠償金”。

 

一審判決要求楊明母親廖慶華返還這筆賠償金,并另外支付近6萬元的財產損失。但對這個家庭來說,人回來了,錢卻用完了,如果要返還這筆賠償金,將會是擺在一家人面前的難題。

 

離奇官司

 

失聯/

 

學生異地實習期間離廠失蹤

 

父母申報死亡告學校賠償30萬

 

一切得從2003年說起。

 

2003年,14歲的楊明在巴中人邱文茂創辦的巴中市巴州區電子技術教育學校就讀。這所學校創辦于2001年4月,專門為外省工廠定向培養員工,每年學校有200~300名學生。

 

楊明是2003年6月由招生員帶入學校的,就讀于電子專修1班。同年,還未成年的楊明被學校送往深圳市某廠家實習。

 

邱文茂的妻子楊菊珍回憶,2004年11月底,楊明父親楊青森找到學校稱,楊明在國慶期間與家人通話之后一直未與家人聯系,要求邱文茂尋找楊明,經學校駐深圳辦事處工作人員多處查找未果。同年底,楊明又與家人通話,但2005年春節后突然失聯,再無消息。“這期間,楊青森夫妻多次跑到學校來要人。”

 

2007年3月,巴中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向深圳市公安局發出協查楊雷(因當時楊明未成年,持其哥哥楊雷的身份證)的傳真,深圳市公安局官田派出所進行了大量的調查和走訪工作,均未發現楊明下落。

 

隨后,楊青森、廖慶華夫婦向巴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巴中市巴州區電子技術教育學校賠償原告尋找楊明的各項損失。一審被駁回,后再次訴訟,二審法院判決學校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萬元。

 

楊明的哥哥楊雷介紹,因為久找不到楊明,2010年7月13日,楊青森、廖慶華向法院申請宣告楊明死亡,2011年9月13日法院作出民事裁決書,宣告楊明死亡。

 

2012年,楊青森、廖慶華再次向巴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邱文茂賠償楊明死亡的相關費用。2013年3月25日,法院判決邱文茂和楊菊珍賠償原告楊青森、廖慶華之子楊明死亡賠償金286384元、精神損失費2萬元,共計306384元。

 

2015年,這筆賠償款被交到楊青森、廖慶華手中。

 

歸來/

 

失蹤11年后“亡者”歸來

 

校方上訴:返還賠償金

 

本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但讓楊菊珍沒想到的是:“剛賠償30萬,幾個月后這娃兒(楊明)回來了!”

 

楊明回來的消息,是楊菊珍從一個熟人處得知的。那天,她在街上時,這名熟人告訴她:“聽說以前和你們打官司那家人不見了的娃兒回來了!”這名熟人還稱親眼見到了已經被宣告死亡的楊明。

 

這個消息讓楊菊珍頗為震驚,“當時我聽了都一驚,不是死了么?怎么又回來了?”

 

為了確認這一信息是否屬實,2016年2月6日,楊菊珍叫上兒子,駕車前往楊青森老家,正好楊雷和婆婆爺爺都在家,從他們口中得知,“他(楊明)確實回來了”。

 

但在當天,楊菊珍并沒有親眼看到楊明。她告訴楊雷,希望能和楊明見一面,對方表示同意,但一直沒有安排見面。

 

幾天之后,在楊青森去世的葬禮上,楊菊珍也沒有看到楊明現身。

 

之后,楊雷告訴楊菊珍:“他不想見你們,具體原因他沒有說。”后來,楊雷安排了兩次見面時間,春節的正月初八和正月十六,但都沒有見成。

 

無奈之下,楊菊珍找到當地派出所,通過戶口查詢,楊明已重新上戶。為了撤銷楊明的死亡判決,楊菊珍找到楊明老家村委會,以及當地派出所,開具了相關證明,證明楊明回家,并回到巴中。

 

搜集證據之后,楊菊珍向巴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7年6月22日,法院撤銷楊明死亡的宣判。隨后,楊菊珍再次向巴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希望返還因楊明“死亡”而導致的賠償費用30余萬元。通過審理,2018年3月5日,巴州區人民法院判決:廖慶華返還邱文茂和楊菊珍306384元,并賠償財產損失59556.6元。

 

宣判后,雙方都再次上訴,5月18日,二審開庭后擇日宣判。

 

曲折經歷

 

當事人:曾被騙入傳銷組織 因口吃做手術離開

 

這么多年,楊明為什么不回家?這些年又在外面經歷了什么?所有的一切,楊明回家后都很少提及。

 

楊雷說:“他最近給我說的是造手機殼。”

 

楊明母親廖慶華介紹,楊明回來后一直沒有說這些年在外做什么,為什么不回來?

 

最后記者聯系上楊明本人,他介紹,當初在學校讀書3個月左右就被安排實習,學校說追蹤管理10年,廠里生活有保障。由于自己未成年,是拿著哥哥的身份證到工廠實習的。

 

這家廠生產MP3和MP4,因為更新換代太快,廠里貨物積壓賣不出去,發不起工資。因為生活困難,學校的人又不管,楊明只得離開實習的工廠。進入社會不久,楊明誤入類似傳銷的公司,被洗腦之后,完全和家里失去了聯系。

 

“剛開始工資低,消費高,根本買不起手機。”楊明說,起初還跟家里有聯系,后來,老家村上唯一的一部座機打不通了,便和家里徹底失去了聯系。

 

“我在里面干了兩三年,掙了點錢。因為口吃嚴重,便去做手術。”楊明告訴記者,但手術后回來,發現原來的團隊不見了,自己又沒有身份證,只有去小廠打工,幫人調涂料等工作,逐漸學到了技術,也掙了點錢。

 

“出來這么多年,手里有了點錢,也未成家,感覺自己應該回老家看看。”楊明說。

 

回家之后見到父母和哥嫂,已過去11年,感覺巴中變化很大,原來熟悉的很多地方都認不到了,村里人也都不認識自己了。楊明解釋:回來之前,沒有跟家里任何人聯系,是回家后才聽說父親楊青森向法院申請宣判自己死亡,并有30余萬的賠償費用,自己也不想要這個錢。

 

之所以不想見楊菊珍,是因為“學校當初不兌現承諾,不想見他們。”

 

一個懸念

 

30萬死亡賠償金該不該還

 

當事雙方不服一審判決再上訴 二審開庭擇日宣判

 

對于巴州區人民法院一審的判決,雙方均表示不服再上訴。

 

楊菊珍介紹,前夫邱文茂2001年創辦學校,2006年學校停辦,2009年兩人離婚。巴州區法院宣判楊明死亡時間是在2011年,2013年宣判邱文茂賠償楊明死亡的各項損失30余萬元。當時邱文茂不知去向,也沒有錢,最后法院找楊菊珍參與賠償。楊菊珍說,“理由是楊明在失聯期間,我和邱文茂還是夫妻。”由于自己沒有錢,城區三個門市(車庫)被法院查封后拍賣,總共39萬元,賠償給楊青森夫妻,另有7萬元左右的稅收。

 

對于這筆賠償,楊明說,自己并不是想要這筆錢,按理說應該退回去,但當初自己是被學校的虛假宣傳誘惑,到深圳廠里實習,導致和家里失聯11年,父親楊青森為了找自己到處借錢,期間患病治療花費大,現在基本沒有存款。

 

“學校當初讓我一個未成年人到廠里打工,以及后面的這一切,他們應該有責任,這些損失要他們來賠。”楊明說。

 

楊雷也表示,當初賠償的30萬元已經花完了,家里經濟壓力確實大,想還這個錢有困難。

 

如今二審已經結束,雙方都在等待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結果。

 

律師:死亡的事實不存在,賠償金應該返還

 

北京市君澤君(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小虎認為,當時賠錢是法院宣告楊明死亡之后,再進行的賠償,現在人未死亡,賠償金返還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對于學生家長方來說,根據現有資產,如果確實沒有可執行的財產,可以想其他辦法,賠不起并非故意。如有名下財產可以執行,要保證被執行人的基本生活。

 

至于學校將未滿16歲的學生送入工廠實習,屬于違法違規,是行政處罰范疇,學校該接受罰款和處罰。

 

四川卓安律師事務所律師蔣健介紹,當初賠償30余萬的前提是學生找不到后,申請宣判學生死亡,但是現在人已經回來,死亡的事實不存在,賠償的前提也就不存在了。不管是從法律層面還是生活道理來講,應當返還。返還是法律上的確認,不以被告有沒有錢為轉移。

 

至于學生認為學校應當為其家里的一系列變故擔責,蔣健認為,他是個人私自離開,并沒有做到一個基本的通知義務,導致一系列事情的發生,“我認為主要的原因是在他本人,而不是學校”。成都商報記者 張楊

 

轉自:成都商報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
游戏打麻将 pk10网站 河北快三形态走势图 四川皮皮麻将手机版 中国正宗麻将单机 今天快3江苏开奖结 西甲免费直播 体球网新版本 时彩娱乐 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