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湖北30选5奖池查询|
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蟲草的神話破滅了?它現在漲幅超房價,還被吃成易危物種了!

2018-5-24 09:31|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冬蟲夏草又一次刷爆朋友圈了,這次因為兩個文章,一篇文章是《一個“中國式”騙局的始終:冬蟲夏草被食藥監踢出保健圈》,另一篇文章說即便是被踢出了保健圈,但居然還被人們瘋狂地吃成了易危物種!!!!

冬蟲夏草又一次刷爆朋友圈了,這次因為兩個文章,一篇文章是《一個“中國式”騙局的始終:冬蟲夏草被食藥監踢出保健圈》,另一篇文章說即便是被踢出了保健圈,但居然還被人們瘋狂地吃成了易危物種!!!!

 

第一篇文章引述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上的一個通知(如下圖):

 


實際上,深藍小編專門去國家食藥監總局網站查了,這個通知是2016年的,不知道為什么一條舊通知,一樣引發公眾的熱議。在網上,這樣的一篇文章后面竟然多達7000多個跟帖,朋友圈也瘋轉。

 

 

這樣的關注度恰恰說明,冬蟲夏草作為一個傳說已久的“神奇保健藥”,已經是中國人心目中的神壇上的藥物。


那為什么它被稱之為跌下神壇、又為什么不斷被醫學界、監管部門拍磚呢?而在這些質疑的背后,公眾為何依然狂熱追求,以至于目前蟲草價格居高不下?


蟲草,中國特有物種


冬蟲夏草,從學術上來說,是麥角菌科植物冬蟲夏草菌Cordyceps sinensis( BerK.)Sacc.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蟲幼蟲上的子座及幼蟲的尸體的復合體。


冬蟲夏草是中國特有物產,只在我國青藏高原出產,且產量稀少。產地分布于金沙江、瀾滄江、怒江三江流域上游。東起四川涼山,西至西藏普蘭;北起甘肅岷山,南至喜馬拉雅山和云南玉龍雪山。


這個范圍涵蓋五個省份: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肅。就各地產量來說,西藏最多,約占全國冬蟲夏草總產量的41%,青海占33%,云南和四川各占11%-16%上下。

 

冬蟲夏草分布區域示意圖 資料圖


挖掘蟲草的最佳時期,是夏天冰雪開始融化而未完全融化時。這時蟲草露出地面,在雪地上很容易發現。等積雪完全融化,蟲草淹沒在雜草間,再找就難了。


并且,剛長出的冬蟲夏草藥效最好。這時蟲草很飽滿,子座(“草”的部分)長度適當。如果再晚些,蟲草生長過度,蟲體中空干癟,子座過長,藥用價值就低了。

 

及時采挖的蟲草豐盈飽滿 資料圖


冬蟲夏草的采挖過程也很有講究,蟲體和子座都不能挖斷,斷了不值錢。挖出后趁潮濕除去外層泥土,然后晾曬風干。


蟲草難找,很多人趴在地上一整天也找不到幾根。有經驗的挖草人發現一根后會在附近繼續找,一般還能找到。最密處一平方米可找到10-20根。

 

挖冬蟲夏草也有技巧 資料圖


本草綱目找不到的新藥材


蟲草被世人所熟知的時間并不長,最早有記錄的歷史是記載于吳儀洛(1757年)《本草從新》,記有:“冬蟲夏草四川嘉定府所產最佳,云南、貴州所產者次之。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蠶,有毛能動,至夏則毛出之,連身俱化為草”。又曰:“冬蟲夏草有保肺益腎,止血化痰,已咳嗽……如同民間重視的補品燕窩一樣”。


清代文人蒲松齡曾對冬蟲夏草賦詩一首:“冬蟲夏草名符實,變化生成一氣通。一物竟能兼動植,世間物理信無窮。”


在這之后,冬蟲夏草才逐漸為人們所知道。在清代中葉(1723年),法國人巴拉南就來華采購冬蟲夏草帶往巴黎,后由英國人帶往倫敦。


但是,中國人對藥物的認識,絕大多數時候都要以奉為神明的《本草綱目》為標準的,恰恰冬蟲夏草在《本草綱目》里面是沒有記載的。


直到20世紀9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作為權威藥典,在1990年版本中收錄了冬蟲夏草。不過,解放軍總醫院心內科主任醫師吳海云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采訪時說,在中醫古籍中,幾乎所有東西都是藥,諸如指甲、灶灰、糞便都是藥,都能在古籍中找到“功效”。所以,冬蟲夏草仍然為爭議留下來尾巴。


從一公斤20元暴漲到60萬元!


現代中國人什么時候開始熟知蟲草的呢?根據一些藏區的人們的回憶,70年代的時候,蟲草在藏區都不貴,大概一公斤就20元。


到了90年代,一個標志性的事件決定了蟲草的炒作走向。中國女子中長跑的“馬家軍”橫空出世,驚呆了全世界。馬俊仁宣稱運動員們的飲食秘訣“鱉精”和“蟲草”,自然也就格外引人關注。冬蟲夏草在國外引發關注,馬俊仁的這一說法居功至偉。


而這個時候,大多數中國人通過新聞、廣告等媒介才知道了蟲草的神奇。


然而,西方科學界的研究沒有得到任何支持蟲草神效的證據,研究結果反而傾向于“否定”。悉尼奧運會前夕,馬家軍突然放棄了參賽,更讓西方對馬俊仁的“鱉精蟲草說”充滿質疑,此后對蟲草的研究興趣也逐漸消退。

 

雖然功效研究沒有獲得可信證據,不過并不影響有資本入局進行運作——“極草”宣稱發明了“破壁”“壓片”等技術,使得“吸收率提高幾倍”“可以含著吃”。令人眼花繚亂的專業術語,加上各種“高端媒體”的廣告轟炸,這個產品的價格被推到了遠超黃金的地步,每年的銷售額高達幾十億。


上世紀70年代初,1千克冬蟲夏草只需花大約20塊錢就能買到。到1990年代中期,價格上漲到5000元。


“2002年前后我剛入行時,冬蟲夏草的價格為1千克4萬元。”在西藏林芝做冬蟲夏草生意的馬福明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稱,如今他店里質量上乘的西藏那曲冬蟲夏草,1千克22萬元。


市場上價格最貴的冬蟲夏草,1千克甚至可以賣到40萬到60萬元。


對于如此“天價”,冬蟲夏草研究專家、杭州柯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柯傳奎認為,一方面因為其確有功效,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商業炒作推波助瀾,以至于冬蟲夏草成了身份的象征。


“由于冬蟲夏草資源奇缺、供不應求,所以帶來許多商業亂象。”柯傳奎說,其中包括中間商層層加價、囤積居奇。甚至現在已形成“加重產業”,專門在冬蟲夏草上用膠水黏上黑色金屬粉末,通過為其增重來獲取更高利潤。


“價格多少算合理,很難說。”在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劉杏忠來看,冬蟲夏草的“天價”,主要還是物以稀為貴。


劉杏忠告訴記者,冬蟲夏草主要分布在中國,天然冬蟲夏草年產量總共才120噸。它對生長環境的要求十分苛刻,只生長在海拔3000—5000米的青藏高原。


破滅的抗癌神話


此前,人們一直迷信蟲草可以抗癌。這其實來源于國外的一個學術研究。


上世紀50年代末,德國科學家觀察到被蛹蟲草寄生的昆蟲組織不易腐爛,隨后從中分離出一種腺苷類活性物質,即“蟲草素”。后續實驗發現,蟲草素有抗癌活性,其活性物質為“噴司他丁”。

 

媒體對其抗癌功能早有質疑 圖/新快報

 

或許就是從那時起,人們誤以為所有蟲草都含有蟲草素,都能抗癌。而最新研究顯示,在眾多種蟲草中,抗癌物質存在于蛹蟲草和九洲蟲草中,冬蟲夏草并不含這種物質。并且研究者也不建議人們攝入過量的冬蟲夏草或蟲草素。

 

研究顯示“蛹蟲草”有抗癌功效 資料圖


2010年12月,國家質檢總局發文,嚴禁使用冬蟲夏草作為食品原料生產普通食品。


2016年2月,國家食藥監總局也在其官網發布《關于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明確長期服用冬蟲夏草有“較高風險”。

 

 

《總局關于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稱,對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進行監測檢驗發現,砷含量為4.4—9.9mg/kg,超出了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1.0mg/kg。


“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并可能在人體內蓄積,存在較高風險。”這份公告稱。


總局對蟲草產品的消費提示引發的市場震動,但同時也引發了一些爭議。


在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劉杏忠認為:“很多真菌都有富集重金屬的作用。青藏高原礦產豐富,如果土壤里砷的含量比較高,冬蟲夏草的砷含量就會超標。”劉杏忠說,但是這份提示對冬蟲夏草砷超標的問題并未解釋清楚。因為有機砷是對身體有益的,只有無機砷才是有害的。


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冬蟲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認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這份公告值得“進一步商榷”:它只公布了冬蟲夏草中砷的含量,并未區分有機砷和無機砷。


冬蟲夏草被踢出保健圈

權威教授稱:它實際上就是長在蟲子尸體上的蘑菇

 

關于蟲草的爭議從2012年以來不斷發生,而持反對蟲草的一派不斷拿出食藥監總局的通知、公告昭告天下,說明蟲草的危害。最常用的舉例就是“蟲草被踢出保健圈”,這樣的標題不斷被刷屏。

 

深藍財經梳理發現,這句話主要來源于2016年的通知。

 

 

2016年3月4號下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網站發布消息,停止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試點工作。通知發給的對象是北京、江西、湖北、廣東、青海省(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以及總局保健食品審評中心。


但在2012年8月,國家食藥監總局曾下發關于《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要求高效開發利用冬蟲夏草資源,推動高端科技含量保健食品的研發。那么,為什么這次突然要停止冬蟲夏草試點工作呢,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總局局長畢井泉這樣解釋:“因為冬蟲夏草不是一種食藥兩用的物質,因此它不能單獨作為保健品的原料。保健品原料必須要列入到保健品目錄,里邊有一部分是屬于中藥材,但這部分中藥材一定要是食藥同源目錄,才能作為保健品的原料。冬蟲夏草其中可以有一種,按照原來衛生部的規定,可以有一種不是在食藥同源目錄里邊的,因此單純冬蟲夏草一個品種作為單方的制劑,這是不允許的。”


畢井泉局長解釋得很清楚,冬蟲夏草屬中藥材,并不是藥食兩用,因此不能作為保健品原料。


研究了40多年的蟲生真菌專家,安徽農業大學退休教授李增智一直強調,它實際上是長在蟲子身上的蘑菇。


壞消息竟成為上市公司好消息

炒作何時了?


5月22日是第25個國際生物多樣性日,生態環境部和中國科學院共同發布《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大型真菌卷》和《2018年中國生物物種名錄》。此次評估結果顯示,我國已有1種大型子囊菌疑似滅絕,冬蟲夏草、猴頭菇等我們熟悉的菌種也已經屬于易危級別。


由于受到長期過度采挖和環境氣候變化的影響,其發生數量不斷減少,分布范圍逐漸萎縮。如今,許多產地已很難發現它的蹤跡。冬蟲夏草在易危的藥用大型子囊菌中最為典型,有專家提議將其列為真菌保護的旗艦物種。


原本這是一個生態保護的消息,因為此前市場爆炒,導致了亂挖亂才的市場亂象,但是不少媒體在報道上述消息的時候,壞事竟然又成為了炒作的籌碼。冬蟲夏草處于易危級別,就意味著蟲草概念股就要飆漲。

 


一些證券媒體引述消息的時候自然而然想到了炒股:價格上漲將是必然趨勢。


但是,目前的市場環境和消費者對蟲草的重新認識,蟲草第一股青海春天也并沒有太大動靜。

 

 

事實上,作為蟲草第一股的青海春天,目前也逐漸認識到市場的現實,開始尋求轉型,以應對即將變化的市場需求。


華泰證券此前發布的研報稱,因為受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管政策的轉變的影響,青海春天業務轉型。


2016年以前青海春天的主營業務為冬蟲夏草類產品。由于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對冬蟲夏草相關政策發生變化,決定停止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試點工作,青海春天原主力產品冬蟲夏草純粉片已于2016年3月31日停止生產。公司根據董事會“充分利用自身的研發能力、產品創新、市場策劃、經營管理等方面的優勢和經驗,通過自主研發、股權投資、并購等方式實現包括快速消費品行業在內的新業務板塊的發展”的要求,以人民幣3385萬元收購西藏聽花酒業有限公司100%股權,聽花酒業已與宜賓涼露酒業有限公司簽署了二十年期的涼露酒銷售合同。

 

青海春天2017年報顯示,兩大主營業務收入出現大幅度下滑,包含保健產品冬蟲夏草純粉片在內的醫藥行業業務營收為1.95億元,同比下滑52.73%;含營銷策劃的廣告業務營收同比下滑14.41%。


來源:深藍財經網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
网络理财平台哪家好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陕西打麻将必胜绝技 上海外盘期货配资 推倒胡麻将手机下载 飞艇历史开奖查询 淘操盘 31选择7走势图 2018理财平台排行榜 北京快三一定牛一定牛